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学科教育 > 语文 > 语文教参 > 正文

我对“真语文”课堂的理解

[ 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:2017-9-14 5:25:33| 收藏本文 ]
在线投稿】【信箱投稿(qqs18@163.com)】 【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FFFFFF 默认 字号:

作为一个年轻的语文老师,我的专业成长之路还很长,因此思考如何“有效”地组织教学不仅是职业的内在要求,更是作为一个有目标愿景的年轻人的理想追求。“真语文”理念为我提供了不错的视角和理论指导。接下来,我结合自己参加学校组织的“有效课堂”教学大赛活动的心得,来具体说说自己心中的“真语文”。一言以蔽之,我以为“真语文”课堂应该是:高目标、低起点、小切口的有机结合。

一、“真语文”的题中之义:以育人作为课堂的“高目标”。

我在自己的课后反思中不止一次问过自己这样一个问题:学生从你的课堂上学到了什么?我之所以这么问自己,原因是我关注课堂中每一个学生的反应和成长,即我把“育人”作为课堂的终极目标。

通过参加学校组织的有效课堂大赛活动(我教授的是苏东坡的《定风波》)收获很多。参赛之前,我的“育人”意识是一种对语文教学的朴素的、模糊的想象。而现在,“育人”已经成为我的自觉追求。上完公开课,评课教师认为我开放性的问题太少。比如,你从中看出苏轼怎样的人生态度?你如何评价他的人生态度?“设置开放性问题”的说法让我认识到,课堂上的“育人”一定是伴随着学生的积极思考的,应该润物无声,不是老师告诉他们是什么和怎么样,而是他们自己怎么看待文本,自己说出受到何种教益。

赛课结束后,我开始注重课堂上开放性问题的设置,并在教《拿来主义》《父母与孩子之间的爱》及《短文三篇》时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特别是在教学《短文三篇·热爱生命》和《短文三篇·信条》这两篇文章时,学生的很多生发都非常精彩,他们在书上写了一些旁批,有些语言简直就是格言。如“生命的价值不在长短,而在于有效利用”;“真正的乐趣不在于情绪多么高涨,而在于内心有多丰盈和饱满”;“分享快乐,一个变成n个,倾诉自己的痛苦,一个变成1/n”。

二、“真语文”的价值基点:以学生的“平均最近发展区”为低起点

“最近发展区”是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斯基的理论,指的是一个人已有的水平和通过努力能达到的目标之间的距离。想让课堂有效,教师就必须考虑学生的“整体的最近发展区”,由于在我看来,“整体”二字过于混沌,我姑且称之为“平均最近发展区”。这样,在课堂上的设问与点拨才能让学生都有话可说,才能因思想的碰撞和交流产生智慧的火花。

执教《定风波》时,班里的学生对苏轼已经有所了解,知道了他被贬黄州的原因,多数学生都已经将该词背熟。因此,我把主要的学习目标放在文本细读上,通过朗读让学生体会作者的情感节奏,通过意象分析感受作者的心态,通过重点语句的探究来透视作者的思想基础。

这堂课我自身需要注意的是,由于学生课堂讨论不充分,所以课堂几乎变成了我的“一言堂”。究其原因,在于对学生的“平均最近发展区”认识不足,停留在表面,没有深度的把握,使得课堂环节生成阶段流于形式。不管如何,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,就有利于自身的进步。

或许因为是公开课,学生有些紧张,所以,整个课堂都是在我的“主导”下进行的,学生的“主体”性没有得到充分体现,不像平时上课,他们各抒己见,思维活跃。

在执教《信条》的课堂上有学生提出了这么一个刁钻的问题:“老师,作者说‘过一种平衡的生活——学一些东西,想一些东西,逗逗乐,画画画儿,唱唱歌,跳跳舞,玩玩游戏,外加每天干点活’。我的问题是:如果每天都这样活着,是不是就活腻了?”听完他的话,课堂笑爆了。我示意他坐下,然后,扫了一眼全班,大家都在看着我,看我怎么说。我笑了笑说:“过一种平衡的生活是我们的目标,这是一个‘未然’状态,而不是‘已然’状态,我们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一目标。”同时,我转过身在黑板上板书:未然,已然。然后我稍作解释这两词的意思,接着说:“孔子是圣人,他到了七十岁才达到了平衡的状态‘从心所欲,不逾矩’,所以,我们要达到这样的人生境界,路还很长”。

三、“真语文”的生长点:以教学重点为小切口

在对教学重点、难点的设置上,我有自己的看法:结合新课标的要求,把自己“能教好”的内容作为教学重点,把自己“想教好”的部分作为课堂的难点。能够教好的地方,能够很好地体现我的主体性,发挥教学个性,引导学生进行课堂生成;想教好的地方说明我在知识储备、教学技巧等方面还存在不足,但如果保持一份神秘,能较好地进行课堂生成,这恰恰能生成教学的亮点,也是教学相长能够得到充分体现的地方。

在执教《定风波》公开课的时候,我设定了“理解苏东坡的人生态度,反思自己的人生”的切入点。课堂上出现了这样一幕——分析完“料峭春风吹酒醒”这句话,刚要进行下一个问题,这时,有个学生站起来问:“老师,这句话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‘酒’是官场,‘酒醒’就是田园生活,春风是‘黄州’?”

对这个问题,我很意外,再加上学生的表达容易让人误解,我耐心地引导他又说一遍,但结果还是不尽如人意,不过我总算弄清了他表达的意思。我示意他坐下,然后对学生说:“他的表达有点让人费解,不过他说的意思大概是‘苏东坡原来在官场的时候好像喝醉了酒,而现在来到黄州,有了归隐之意,好像酒醒了一般’。”说完这句话,我又问了提问题的学生一句:“是这个意思吗?”他说:“嗯。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

评委老师和学生都在看着我怎么处理这个突发事件。怎么点评他的理解呢?我的大脑在飞速的转动,“诗无达诂”这四个字浮现出来,于是我说:“他的理解很有创造性,‘诗无达诂’,这就是一种个性化的理解。”

这一幕成为我课堂的一个争议点:有评课教师认为,整个过程我的表选非常“冷静、沉着”;也有人认为,学生的理解“太偏颇”,教师的点评是在“讨好学生”。咋一看,两种点评是互相矛盾的,事实上,他们点评的侧重点是不一样的:前者是在肯定我的教学技巧和教学态度;后者批评很尖锐、也很深刻,侧重内容上对知识的理解和认知。这两种评价是相反相成的。

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,“真语文”贵在一“真”字,这是实现三维目标的基础。对“真语文”进行理论探究不能不立足于课堂,否则,会陷入“空谈”。



[点击关键词在7C教育资源网搜索更多关于语文教学的教学资源]
■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_hys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