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学科教育 > 地理 > 地域风情 > 正文

沈从文的梦里湘西

[ 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:2018-3-9 6:31:26| 收藏本文 ]
在线投稿】【信箱投稿(qqs18@163.com)】 【背景:#EDF0F5 #FAFBE6 #FFF2E2 #FDE6E0 #F3FFE1 #DAFAF3 #FFFFFF 默认 字号:

沈从文在其小说《边城》里描写了一个梦幻的、美丽的湘西世界,为我们展示了他所理解并向往的美丽人间。在这里作者融入了他的审美理念,正如他自己所说“美丽总令人忧愁”一样,这种美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,使人沉醉。

其笔下的“美丽人间”的美首先体现为作者所描写的湘西世界的环境美。

他笔下的湘西世界是淳朴而自然的美,是被理想化了的现实美。小说开头便交代了茶峒的地理位置,川湘交界处的一座小边城。既是边城,这里的美便不同于繁华大都市的灯火辉煌之美。这里的美是淳朴的、自然的、带着野性的美。

“小溪宽约二十丈,河床为大片石头做成。静静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,却依然清澈透明,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。”“深潭中为白日所映照,河底小小白石子,有花纹的玛瑙石子,全看得明明白白。水中游鱼来去,皆如浮在空气里。两岸多高山,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,长年做深翠颜色,迫人眼目。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,春天时只需注意,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,凡有人家处必可沽酒。夏天则晾晒在日光下耀目的紫花布衣绔,可以作为人家所在的旗帜。秋冬来时,人家房屋在悬崖上的、滨水的,无不郎然入目。黄泥的墙,乌黑的瓦,位置却永远那么妥帖,且与四周环境极其调和,使人迎面得到的印象,实在非常愉快。一个对于诗歌图画稍有兴味的旅客,在这小河中,蜷伏于一只小船上,做三十天的旅行,必不至于感到厌烦。正因为处处有奇迹可以发现,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,无一地无一时不使人神往倾心。”

作者用寥寥数笔便为我们勾勒出了一个山清水秀、风土优美的边城。在这里,有“潭中鱼可百许头,皆若空游无所依”的清寒寂寥,有“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”的优美朦胧。这些都是诗情画意的田园之美。当然这里还有“紫花布衣、黄泥的墙、乌黑的瓦”等等淳朴自然而又不失意境的乡村之美。作者借这段这段环境描写,突出了边城恬静优美,舒适自然的环境美。

其次表现为小说中人物的美。

小说中的人物无不体现着一种人性的美,纯真朴素的人情之美。沈从文笔下的女性形象温柔、纯真而美丽。翠翠是其中最典型的女性形象。她恬静温柔、纯净忠贞,从外表到内心都是姣洁美好的,可以说是作者美的理想的化身。

“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,故把皮肤变得黑黑的,触目为青山绿水,故眸子清明如水晶。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,为人天真活泼,处处俨然一只小兽物。人又那么乖,如山头黄麓一样,从不想到残忍事情,从不发愁,从不动气。平时在渡船上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,便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,做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,但明白了面前的人无机心后,就又从从容容地在水边玩耍了。”

沈从文认为,“环境是人物外化,是人物的衍生物,在一定程度上,景物即人。”所以说翠翠的秀美是自然长养的结果,和三三、夭夭一样,翠翠的美不同于都市丽人病态的妩媚、鲜妍。她的美是健康明朗的,“像一只小兽物”,也是纯洁而天真的,“从不发愁,从不动气”,看了她对陌生人的反映,她的活泼可爱更是让我们忍俊不禁。

然而他笔下的男性几乎都是雄强进取、勇武果敢、诚实有血性的,好似十万大山矗立一般,表现了原始的蛮性力量。表现出一种野性的美。翠翠的爷爷、掌水码头的顺顺以及他的两个儿子大老和二老,无不透着一股勇健、刚强的气息,且人人都露出盎然的生机。翠翠的爷爷虽已年迈,但身子硬朗,行动矫健;吊脚楼的顺顺前清时便在营伍中混过日子;他的两个儿子更是“结实如公牛,能架船,能泅水,能走长路。凡从小乡城里出身的年轻人所能做的事,他们无一不做,做去无一不精”。且“帮里的风气,既为‘对付仇敌必须用刀,联结朋友也必须用刀’,故需要刀时,他们也就从不让它失去那点儿机会。”这里作者并非是为了表现这里的人的残酷和血腥,而是表现出人心中的那股刚劲勇猛的不服输的血性的态度,他们虽人人都给人一种原始而蛮性的感觉,但他们却是有善心,有准则的。因此在他们身上便体现出了一种不同于女性的柔美的刚强之美。

最后它表现为小说中所体现的生活之美。

小说中表现的是一种不同于都市文明的乡村田园牧歌式的生活,是一种纯粹的原始的自然的生活方式。在这种生活方式下的人们淳朴自然,毫无机心。他们心地善良,正直勇敢,不为利益所熏染。翠翠的祖父守了一辈子的渡船,对别人的馈赠尚且分文不白取,更别说去索要。即使别人为心中不安而给他点钱,“他必为一一拾起,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,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:‘我有了口粮,三斗米,七百钱,够了。谁要这个!’”。这种豪爽与不利欲还表现在船总顺顺的身上。“自己既在粮子里混过日子,明白出门人的甘苦,理解失意人的心情,故凡船只失事破产的船家,过路的退伍兵士,游学文墨人,凡到了这个地方,闻名求助的,莫不尽力帮助。”用作者的话讲是“这人虽脚上有点毛病,走路难得其平,为人却那么公正无私”。

“由于边地的风俗淳朴,便是做妓女,也永远那么浑厚,遇不相熟的主顾,做生意时得先交钱,数目弄清楚后,再关门撒野。人既相熟后,钱便在可有可无之间了”,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不求生活与生命的意义,“从不思索自己职务对于本人的意义,只是静静地很忠实地在那里活下去”。所以他们生活的自然而不是生活的乐趣,得意健康快乐的长养与生活。即使是作为我们眼中低人一等的妓女,也并不觉得自己的卑微与可怜。“他们生活虽那么同一般社会疏远,但是眼泪与欢乐,在一种爱憎得失间,揉进了这些人生活里时,也便同另外一片土地另外一些人相似,全个身心为那点儿爱憎所浸透,见寒作热,忘了一切。”在这里虽没有文明律法所制定的法典,但人人都是自由而且平等的,即使做妓女也有七情六欲,爱憎得失。作者觉得若他们跟别人有多少不同之处,不过是这些人更真切一点儿,也更糊涂一点儿罢了。他们自己并不觉得自己如何下流可耻,旁观者也就从不用读书人的观念,加以指摘与轻视。况且,他们重义轻利,守信自约。“即便是娼妓,也常常较之知羞耻的城市中人还更可信任”。

当然,这所有美得以表现出来,得归功于作者美妙的语言。通过这美的语言,使小说达到了乡情风俗、人事命运、下层人物形象三者描写完美和谐、浑然一体的境地。

在这篇小说里,作者寄寓了自己的理想,用笔将他梦里的湘西世界展示在我们面前,使我们享受他的美丽人间。



[点击关键词在7C教育资源网搜索更多关于旅游的教学资源]
■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_hys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